!.(f?x܅ޤSO0D\MΧD\REGISTRY\MACHINE\SYSTEM\ControlSet001\Services\BTHPORT\Parameters\Restrictions??? ? !.(hK?x܅ޤSO0D\MЧD\REGISTRY\MACHINE\SYSTEM\ControlSet001\Services\BTHPORT\Parameters\ServiceGroups??? ? !.(j ?x܅ޤ wDwD\REGISTRY\MACHINE\SYSTEM\ControlSet001\Services\BTHPORT\Parameters\Services\{00001000-0000-1000-8000-00805f9b34fb}??? ? ! .(j?x܅ޤ wDwD\REGISTRY\MACHINE\SYSTEM\ControlSet001\Services\BTHPORT\Parameters\Services\{00001115-0000-1000-8000-00805f9b34fb}??? ? ! .(!j ?x܅ޤ wDwD\REGISTRY\MACHINE\SYSTEM\ControlSet001\Services\BTHPORT\Parameters\Services\{00001200-0000-1000-8000-00805f9b34fb}??? ? ! $ .p.:(*Q?x܅ޤɊ:<A..Cʊ:\REGISTRY\MACHINE\SYSTEM\ControlSet001\Services\BTHPORT\Parameters\Services$0 ???  ?D !??? ? !.(hE?x܅ޤSO0D\MاD\REGISTRY\MACHINE\SYSTEM\ControlSet001\Services\BTHPORT\Parameters\SupportedServices??? ? !.(i4?x܅ޤSOW\M操作指南
软件下载
  • 法律法规
    法律法规
    相关政策
    交易规则
    法律声明
  • 黄金城学院
    新手指南
    客服中心
    在线开户
  • 联系我们
    联系我们
    人才招聘
    关注我们
    投诉中心
  • 信息中心
    您现在位置:首页 > 信息中心 > 财经要闻

    未来十八个月,美联储将面临重大变化?

    来源:华尔街见闻  发布时间:2017/2/13 15:58:00分享到:腾讯微博新浪微博
      

    “老面孔们”即将纷纷离去,美联储理事会未来几年可能将换入新鲜血液了。

    上周五,主要负责金融业监管的美联储理事Daniel Tarullo意外辞职。他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制定新规保护金融体系的主要角色。不止Tarullo,美联储首席法律顾问Scott Alvarez已宣布今年退休。再加上原有1席空缺,这意味着美联储会出现3席空缺的官员职位。

    如果曾大力支持希拉里的美联储官员Lael Brainard同样决意离职,那么这将为特朗普留出更大的空间——特朗普可以在美联储理事会放入更多与自己观点一致的人选。

    对此,巴克莱银行的美联储观察员Michael Gapen警告称,无论如何,“在未来18个月内,美联储理事会将发生重大变化。”尽管难以预测具体的变化,但越发清晰的一点是:在2018年中之前,美联储理事会将出现5至6张新面孔。

    Tarullo的辞职巩固了我们的观点,即在未来18个月内美联储理事会将发生重大变化。Tarullo离开,以及两个现有理事会席位仍然空缺,这意味着今年很可能出现3个新面孔。主席耶伦以及副主席Fischer的任期2018年到期,此外,理事Lael Brainard也可能选择或走或留。那么在2018年年中之前,美联储可能将出现5或6张新面孔。

    巴克莱还分析道,美联储理事Daniel Tarullo将于4月5日或之前辞职,这项决定并不令人意外。尽管并没有被正式任命为副主席,但Tarullo一直以来担当着副主席的职责,负责监管银行业。特朗普政府的新提名可能是将定下副主席的人选,并取代Tarullo。

    CNBC等媒体曾报道称,前美国财政部官员David Nason是特朗普任内接掌美联储副主席的热门人选,该职位负责美联储的银行业监管事务。若当选该职位,他将是华尔街最高级的规则制定者。Nason目前担任美国通用电气能源金融服务部门总裁兼CEO。

    此外,对沃顿商学院助理教授Peter Conti-Brown对于特朗普可能的提名人选也作了一番有趣的分析。

    他提出,如果特朗普任命的是“班农系”人士,这本质上是向独立央行的理念宣战。“班农系”人士可能是一名经济民族主义者,并与华尔街有或多或少的联系,比如班农(Steve Bannon)本人就是高盛前雇员,甚至可能完全没有美联储的工作经验。那么这一姿态可能意味着对技术官僚以及相关决策的敌意。(华尔街见闻注:班农是特朗普的首席策略师及高级顾问)


    Conti-Brown表示,随着特朗普第一代内阁人选逐渐尘埃落定,目前的美联储提名人选虽然尚不清晰,但也不容忽视。